不癡白不癡:獨一無二的數字

日期:2015年6月23日

報章:東方日報

廣東話粗口博大精深,粒粒字都獨當一面,尤其六與八中間那個字,我想來想去,就是想不出有任何一個中文字能夠完美替代它。

好趁日前出席文藝復興夏令營,有邱禮濤、李敏、鄧小樺和一眾文藝青年在場,我把這個留在腦中多年的世紀難題拋出來,可即使現場滿布有識之士,還是沒人能夠提供一個令人滿意的答案。連出入片場多年、粗口經驗豐富的邱禮濤導演也親口印證,不住點頭說,對,真的沒有替代品。

我把這個難題移至Facebook,想要集思廣益找出終極答案。

有讀者問:「可唔可以用個『(火羅)』字取代?」

我說,如果六與八中間那個字有7分,(火羅)只會有3分。要(火羅)到上太空先有機會見到六與八中間那個字的車尾燈。

又有人提出,以戇×取代。我則認為笑人戇×是帶有些微厭惡跟怒火的;笑人六與八中間那個字,則有半絲同情滲在裏頭。因為你知道,個人六與八中間那個字,佢都唔想。

以已故粗口權威黃霑先生的說法,七加二是指勃起而硬的陽具,九減二是指勃起而軟的陽具,故不應硬而硬為戇×,應硬而不硬為笨×。

其他答案有傻、Kai、低能……可無一可以達到六與八中間那個字的層次。

這就是語言的威力,經過漫長演變,很多字都分別發展出一些不可言明、只能意會的獨家意思,不是你說取代它就可取代它。要取代一粒字都那麼難,就莫說要取締一整套語言了。

網址:www.facebook.com/linrixi
林日曦‧舊香港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