音樂

《音樂,要走出拉斯維加斯式》

講者:林一峰

「在這個集資世界中,藝術作品固然重要,
自己花了苦功,起碼寫出誠意來;
但同樣重要的,就是如何推銷你自己,這是另一種藝術。」

音樂,作為一種專業

這個年代,我們聽音樂,幾乎都習慣於用網上播放器。但大家或許不知道,音樂的生產者在這種網絡模式下享受的待遇十分消極。對這樣的現狀,我們想採取一些方式,作出改變。

現在市面上的音樂很多元、很豐富,然而能像模像樣地開一場演唱會的,多半是有資歷的藝人;同樣地,現場表演時觀眾給予最大反應的,永遠都是那些老歌。因此,大部分香港人去看演唱會,並不在乎歌的好壞,而是在乎自己會不會唱這些歌,這就是拉斯維加斯式的娛樂。

這種娛樂方式在美國已發展多年,他們的創造者都有專業的精神和素養,公眾也有相當的音樂知識修養。然而,當華人社會要做這件事的時候,情況就不同了:在香港、在中國人的世界,大眾並沒有意識去聽音樂,他們只樂意於「觀看」和「參與」——那完全是一種娛樂的方式。

但做音樂本身是一個專業。我們拿駕駛飛機來作比較:如果你是機師的話,會不會因為乘客不會駕駛飛機而痛心疾首?不會的,因為駕駛飛機是你的專業。做音樂也是這樣。音樂本身是一個專業,聽眾其實是不需要知道你做什麼的,我們要做好本分,別人喜不喜歡是另一回事;若你做好本分,別人卻不加理解,那並不是他人的錯。

音樂本身的製作過程是很抽象的,大家也都不需知道,但由香港音樂崛起至今,公眾對於音樂製作、版權的了解是沒有進步過的,兩者之間的代溝太大了。因此,「音樂蜂」就是想要告訴大家音樂本身的價值是什麼,我們並不是一定要人相信,但總要有人去做這些事情,慢慢地聽眾有了選擇,也可能會有意多了解一些音樂的專業內容。

「音樂蜂」的音樂期待

「音樂蜂」是一個讓獨立音樂人進行眾籌的平台,但並不是我一個人的成果,它的背後還有一整個團隊。為什麼香港有這樣一班人願意做這樣的工作呢?

「音樂蜂」計劃從去年開始醞釀,一直進行到現在,我每次碰見人就說:「你不如來試試寫個計劃……」

我們至今剛剛運作了三個月,很多人提交計劃書,那麼reward該怎麼設定呢?

可以是天馬行空,但一定要腳踏實地。

藝術家要看到本身的賣點是什麼。因為,在這個集資世界中,藝術作品固然重要,自己花了苦功,起碼寫出誠意來;但同樣重要的,就是如何推銷你自己,這是另一種藝術。而這個計劃該如何進行,全部都基於藝術家對自己的了解。

黃靖就是一個完美的例子,他用設計師的身份結合音樂,找到了適合自己的方式。

回看類似成功的案例,所有藝術家的reward都和他們所相信的東西有關,這是很重要的。不是每個人都會選擇這條路,即使選擇了也不太懂得如何去玩這個遊戲,這是需要時間的,所以我們就一路從旁協助。但無論我們說多說少,最終的主動權還是在你手中。

我們至今收到很多份計劃書,有只是玩票性質,有的卻很認真,連demo也做了,只是不知如何推銷,那我們就提出意見。我從自己集資的例子告訴大家:做音樂的確需要投入金錢,但其實「音樂蜂」最想表達的是:錢不是最關鍵,音樂才是最重要的。音樂的價值究竟是什麼?我從頭到尾都是音樂人,以音樂養音樂,無論我做什麼,都圍繞着這件事。所以我覺得很值得,因為我真的付出了努力和時間,這就是創作背後的價值。

創作的意義

創作的意義,就是要搖動自己的comfort zone,然後令別人反思。做新的事情當然會比較刺激,但也可能吃力不討好,那麼你就要問自己:動機是什麼?如果對得住自己的,就不用問結果了。

藝術創作是主觀的,每個人都有各自的審美眼光,你的創作亦不能要人非喜歡不可。遇到不懂得音樂的人,也無需計較,因為音樂可以是一門專業,音樂人只要顧好自己的專業就可以了。要求聽眾去仔細分析或懂得音樂,是對他們不公平的。幸運的話,會遇到真正懂得你的樂評和知音,那麼就好好珍惜,然後繼續默默地做下事,時間會告訴你更多你值得知道的事情。

藝術創作的重點是內化,既然是內化,就難以得到全世界的認同。守住你的原則,其他事情不用解釋太多。要知道很多人,在大部分公眾面前都很難享受言論自由的,便只可以透過作品說話。你說的故事不一定得到共鳴,或許你也不是最厲害的,但你可以讓作品說話,放心將一切交給時間。

希望大家可以努力創作自己的人生。不論你選擇什麼路,決定了就開心地走下去,好事就會發生了。

問答精選

問:營友  峰:林一峰

問:放上「音樂蜂」的音樂都是想要成功的,但是如何定價,真的是一件很難的事情。有時候大家開始面對一個標準,才會開始探討,做一首歌究竟要多少錢?究竟自己是不是值那個錢呢?這讓我有些擔心。
峰:其實是沒有理由不擔心的,但都沒有理由擔心。肯將自己擺出來的人,已經很勇敢了,你們已經贏了,因為大家已經找到你們了。而且有趣的是,當你自己覺得一件事很辛苦的時候,它真的會變得很辛苦。你看希臘神話中西西弗斯被人懲罰,要推石上山,太陽神說處罰你,但西西弗斯自己很享受這個過程,所以就繼續下去了。

問:關於演唱會和現場演出的問題,我覺得我是一個很難享受現場演出的人,因為我要看到對方的眼睛才會覺得享受。如果只能坐在後面看大屏幕的話,就很難投入。作為音樂人、表演者,你享受怎樣的現場演出?又會否被只顧看手機的觀眾影響情緒?
峰:前者是你的選擇,我們都很喜歡用耳朵聽歌的聽眾,會覺得很感動。
場地大小是永遠的問題,每一個artist都想場地大,每一個聽眾都想場地小,這是永遠難以平衡的;然而最終還是要看音樂的形式。形式可以改變,但一定要有精神。精神是什麼呢,是你演出想表達的核心。一首歌永遠都有多種演繹方式,某程度上計算是需要的,但是歌曲本身要真誠,聽眾才會感受到。
玩手機是個人行為,表演者只能表演到最後。但你要相信,如果你是真誠相待,聽眾能收到你的信息,便會停止玩手機。而且,一個音樂人要「有品」,這是你自己的專業。你不能罵聽眾,因為他們無辜的,他們是付錢來聽,是他們的自由,有沒有品也是他們的事情。但是,你自己要先有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