音樂

《這個資訊發達的時代,樂評還重要嗎?》

講者:盧俊

「不要看小樂評,這可是影響一代人的事情。」

今天我們談的對象並不是音樂創作本身,而是音樂的回音:樂評。

樂評的前世今生

一如我們所知,音樂人擅於音樂創作,而樂評人不然,他們必須從作品入手,深究音樂的歷史及其重要性;而樂評人、評論作品本身,也正在歷史的河流中不斷變更。

六七十年代,美國搖滾樂興盛,在一眾Rock Journalism之中,Lester Bangs可謂是最厲害的樂評人之一。電影《Almost Famous》中講述一位喜歡寫樂評的小孩的故事,Lester Bangs正是他的啟蒙老師;後來他跟隨樂隊去做巡演,電影就紀錄了這個過程。這部紀錄片製成後,《Rolling Stone》亦推出了相似的故事,記載了樂評人穿洲過省,亦道出其身為Rock Journalist的無奈感——即樂評人與音樂人之間難以道明、亦敵亦友的關係。

到了互聯網時代,Pitchfork就成了樂評世界中最重要的平台。Pitchfork是一個很厲害的網站,它將樂評帶到另一個層次,即《Rolling Stone》等傳統雜誌無法達到的互聯網的世界。在這個世界中,寫樂評可以是很簡單的:如果投稿不被理會,也可以自己在網絡平台上發佈,亦沒有形式框架的要求。然而這種文化在香港卻甚為欠缺:以前互聯網不發達的時候,人人都有很多話想說;現在有了如此多元的平台,人們卻越來越少開口的了。

樂評承載的力量

Everyone is a critic。我相信大家對文藝音樂創作都有興趣,但除了創作,樂評能為音樂夠帶來另一個方向。

一種健康的音樂生態,就是既有創作人,又有觀眾,更有樂評人、推廣者、諸如此類的平台。譬如一棵樹上有果子跌落下來,如果沒有觀眾,那麼這個跌落的過程是否真的發出了聲音呢?香港的問題亦是如此:有很多出色的音樂人創作音樂,卻缺乏一個完整的平台,如果建立如此一個平台,相信創作者與聽眾之間的橋樑便可真正構架起來。舉例說,Bon Iver原是一位民謠歌手,因生活的辛酸,而隱身於威斯康辛州的小木屋作歌,後來有知音將他的音樂作品放上公共平台後獲唱片公司賞識簽約,其作品更登上了Billboard榜。這就是搖滾新聞專業的力量。

荒蕪之地,或是新的起點

即便樂評承擔著很大的責任,但其在香港的發展是較差的。我以前寫樂評的目的,是希望文章能刊登在Rolling Stone或NME上;然而在九十年代的香港,樂評的刊登平台竟是《壹週刊》之類的雜誌。

流行音樂盛行的香港,娛樂公司會聘請監製,要求他們要計算如何把一首歌的效益做到最大、引起最多的關注;因此他們要詳細分析,熟悉市場運作,才可以令一首歌廣為流傳。根據Rockism這個主義,大多音樂人都是獨立出身,因此少了這類經濟效益的考慮,歌曲訊息更個人及多元化,然而聽到的人卻未必那麼多。

香港鮮有具規模的音樂平台,能同時容納如此多元的音樂人,而外國卻有很多如Rolling Stone、NME等的知名平台。在此情況下,香港又怎會擁有健康的音樂生態呢?如果大家對音樂有興趣,一定要清楚了解這個工業的運作方式,否則你們很可能會抱著錯誤的期待而碰壁。

我相信只要有觀眾,就會有市場。現在沒有市場,就是因為沒有足夠的條件支撐。於此,樂評就非常關鍵:如果一篇樂評被十個人看見,就會衍生出更多不同的討論,而這樣的資訊愈多,就能讓更多人了解、關注香港的音樂生態。試想一下,每有外國流行歌手推出專輯的時候,會有多少人寫專輯的樂評?沒有千也有百吧?無論這些評論是好或壞,也代表着音樂人其話題性及重要性,而反觀香港,每次本地流行歌手推出專輯,又有多少人會為其寫樂評呢?

工作坊:樂評的實驗

工作坊步驟及要求 —

請向組員推介你最喜愛的大碟(每人五分鐘)
把你的唱片交給組員,請他們幫忙推介
每位組員為每一個推介評分(1-10)

推介必須包括以下三點 —
大碟概念
個別歌曲介紹
其他元素(樂隊/歌手形象、包裝設計、視覺效果等)

盧俊回應

一般來說,樂評是寫給聽眾看的。大家可能忽略了聽眾的性格或喜好。
Elevator Pitch的意思,就是要在二十至三十秒內說服別人、成功推銷;而Pitch的意思,就是知道觀眾的背景,然後在短時間內推銷精華內容,從而能夠成功得到生意,或讓人對你的推介感興趣。剛才有幾位同學說的不錯,因為他們以自己的角度出發,說故事的時候有聯想性,這使得不熟悉其音樂內容的聽眾,也能自發地代入他們所講述的故事之中。

若要建立一個世界,就要建立不同的規則,從而透過這些規則去敍述故事。樂評就是要找到音樂的精粹:究竟音樂與聽眾有什麼關係?聽眾會有什麼得益?……每個人都有很多想要抒發的事情,但值得思考的是,這些事情當中是什麼才是重要的。

問答精選

問:營友  俊:盧俊

問:樂評分好壞嗎?怎樣才能分別出來?
俊:絕對有,即便是文筆也已有了高下之分。但單憑文筆不能定好壞,如一篇文章太過咬文嚼字,也可能會失去觀眾,因為聽眾並不是要看樂評人來咬文嚼字的。

問:為什麼音樂人自己不寫自己的音樂呢?
俊:如何界定觀眾,音樂人及評論人呢?
我認為真正值得思考的問題,就是為什麼沒有人寫,但這些問題是沒有確實答案的。就如我一開始問:「樂評在這個資訊發達的時代還重要嗎?」這答案就處於灰色地帶,視乎回答者的背景。譬如我的主觀立場當然是覺得樂評很重要,但對於從未接觸過樂評的人來說,這或許是毫不重要的。
這與我有什麼關係呢?當大家會思考這個問題,就是一個好的開始:原來有樂評這回事,而樂評也沒有一道巨大的門檻。只要有人不斷聽、不斷寫,就有改善的空間,而你可能就是下一代的袁智聰,用音樂文字影響一代人的音樂品味,不要看小樂評,這可是影響一代人的事情。